热门致富视频随机推荐

地创网主页 > 致富视频 >

[致富经]上海党滨兰: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时间:2019-04-10 09:46 作者:农村创业 浏览:次
  新西兰,一度被称作“世界上最后一片净土”,绵延不绝的海岸线,触之可及的蓝天白云,郁郁葱葱的雨林草原,还有遍地成群的牛羊牧场。但令人不解的是,尽管新西兰畜牧业如此发达,可养奶绵羊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2014年,随着中国企业进入新西兰羊奶产业,这个问题的谜底也逐步揭晓。但这个谜底带来的除了无限商机以外,同时还有难以想象的困难和风险,差一点就让整个企业陷入危机。

  没人愿意养奶绵羊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中国企业是如何解决了这个连当地人都跨不过去的坎?羊奶的效益翻5倍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今晚,我们就来看看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走向世界,赢来尊重带回技术,共同发展共同致富!发达国家新西兰被圈粉,你会不会也被圈粉了呢?

  中国企业布局绵羊奶产业,新西兰成投资热土

  “先是谈‘恋爱’谈了快三年,到现在‘结婚’也已经过了三个年头。”50多岁的新西兰毛利人威廉姆·科努伊(WilliamKonui)幽默地评价跟中国合伙人的合作。

  威廉姆是一位牧场主,同时也是WKT毛利信托财团(WaituhiKuratauTrust)主席。他和他的部落世代居住在新西兰最大的湖泊陶波湖(LakeTaupo)附近。

  威廉姆说的“恋爱”是指,2012年下半年,来自中国的企业开始跟他接触,希望寻求乳业方面的合作。到2014年12月,双方才正式签署了股权投资协议。合作的主要内容是中国企业接手当地毛利人运营的绵羊奶公司,然后合作开发绵羊奶市场。

  2008年,中新两国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此外,随着国内乳品消费升级,绵羊奶开始受到消费者越来越多的关注。在这样的背景下,中新关系迅速升温,新西兰也很快受到中国企业的青睐,成为投资热土。
[致富经]上海党滨兰: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国内绵羊奶市场潜力大

  到新西兰投资奶绵羊,以及跟毛利人打交道,最初并不在陈良的预料之内。早年做服装生意的他,在2010年之前,是农牧业领域的门外汉,压根连绵羊奶都没有听说过。后来,陈良随着中国政府代表团出访新西兰,新西兰政府首次推荐绵羊奶产业,这才让他开了眼界。

  绵羊奶的高品质,还有稀缺性,引起了陈良的兴趣。于是,他跟新西兰企业签署经销协议,成为第一个引进绵羊奶品牌的经销商。考虑到市场的认可度有限,品牌在国内落地时,推行的是会员制销售模式。但意想不到的是,国内消费市场结构升级,会员反响格外的好。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陈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做品牌经销商,对上游的产能、产品质量以及中间环节的包装、物流,是没有话语权的。由于绵羊奶的消费市场已经培育了起来,消费群体也在不断壮大,本着对绵羊奶产业的看好,他开始做自主品牌,于2013年成立了上海布鲁威尔食品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新公司专注于绵羊奶产业,开始重点收购上游奶源。

  其实,陈良只是中国人到新西兰投资乳业的一个缩影。

  作为第一个同中国签署并实施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发达国家,新西兰跟中国一直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外交关系。

  中国驻新西兰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张帆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乳业是新西兰的强项,中国是新西兰最大的乳制品出口目的地。十八大以来,中央始终强调推行可持续发展战略。面对国内日益增长的乳制品需求,以及乳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企业主动到国门之外寻找资源,积极布局全球乳业产业链上游,以期减轻国内的资源压力。

  他提到,在中新自贸区建立十周年、两国启动升级中新自贸协定谈判、进一步扩大贸易和投资开放度的背景下,中国的几大乳业巨头,相继到新西兰投资乳业产业,这是值得肯定的。

  牧场管理专家皮特·盖特雷(PeterGately)谈到,羊奶在全球有80亿美元产业,这个数据虽然无法和牛奶相比,但基于羊奶的进出口潜能,使绵羊奶产业前景可观。新西兰多样的羊种、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当地人丰富的养殖经验都为绵羊奶产业的发展提供有力支撑,也可以满足消费者对动物福利、产品安全、放养放牧等方面的要求。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消费者对高端乳品的消费额也在持续增长。消费者需求已经从“喝奶”的基础需求逐渐升级为“喝好奶”。目前,国内绵羊奶市场几乎处于空白状态,有着相当大的市场潜力。

  中国合伙人带来贵重“彩礼”

  既然要投资,合伙人就显得格外重要。

  值得关注的是,新西兰政府早在2002年的时候,就已经将绵羊奶产业列入国家新兴产业发展战略。之所以如此,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羊比牛给自然环境带来更少的污染。

  当时因前期经营牧场小有积蓄的威廉姆,正准备寻找新的投资机遇的时候,父亲建议他可以考虑投资绵羊奶。至今,他都佩服父亲的先见之明。

  在做了前期的市场调研之后,威廉姆也决定放手一搏。在2014年跟陈良签股权投资协议之前,他代表WKT毛利信托财团前后一共投资了800多万新西兰元成立绵羊奶公司,产品主要是冻奶,最大的出口市场是澳大利亚。尽管市场渠道已经建立,但由于近亲繁殖,奶绵羊的产奶量很低,这导致整个公司实际上处于亏损的状态。

  威廉姆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表示,毛利人有牧场,也有羊,但是缺乏技术、投资,以及市场销售。虽然合伙人很多,但可以合作的并不多。最重要的是,双方要有共同的价值观,相互尊重、讲诚信,否则交流就会很困难,生意也不可能长久。

  毛利人对合伙人的挑剔,使得陈良最初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得到的反馈并不积极,这导致了“恋爱”谈了将近三年。直到2014年12月双方才正式签协议,由上海布鲁威尔食品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新西兰超有机乳业有限公司跟WKT毛利信托财团合资成立新西兰牧怡乳业有限公司(下称“牧怡公司”)。

  相较于资金,在毛利人看来,中国合伙人带来的种羊其实才是这次“结婚”最为贵重的彩礼。尽管有国家的战略导向,但囿于缺乏优质种羊来改良奶绵羊品种,新西兰的绵羊奶产业其实并没有发展起来。

  东弗里斯兰奶绵羊(EastFriesian)是世界高产奶绵羊,但由于过度用于改良其它种类绵羊,其纯种种群稀少。新西兰超有机乳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党滨兰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当初打听到荷兰有纯种东弗里斯兰奶绵羊胚胎,可以说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经历诸多波折后,胚胎顺利孕出960只种羊,可用于改良现有绵羊产奶性能。

  此后,为打破新西兰没有本土乳绵羊羊种的尴尬,牧怡公司另外引入阿瓦斯(Awassi,源自以色列的高产奶绵羊品种)、拉卡恩(Lacaune,源自法国的世界知名绵羊品种,拥有超过50年的科学繁育历史奶绵羊),与纯种东弗里斯兰奶绵羊杂交,培育出最适合新西兰环境的羊种,即“南十字星(SouthernCross)”奶绵羊。

  目前,奶绵羊约一岁开始产奶,更短的生命周期也意味着更多的基因发展、商业合作机会。牧怡公司的基因工程团队科学家詹克·查登(JakeChardon)称,南十字星奶绵羊除了具备体格强健、适合群居的特点之外,产奶量也相较于过去有了大幅提升,这让奶绵羊产业化有了现实可能。

  据了解,成年的南十字星奶绵羊泌乳周期在200~240天,产奶量已达到250公斤/只/年,并呈逐年增长趋势。而早先每只奶绵羊年产奶量只有90公斤。

  经过一系列的租赁和收购,2015年,陈良在新西兰拥有了1200公顷的优质牧场,位于陶波湖西侧,这里正好处于北岛黄金奶源带,环境优美,土壤肥沃,牧草丰富。除此以外,WKT毛利信托财团拥有的3400公顷储备牧场可以作为未来扩产使用。

  经过三年的规模化养殖和繁育,在确保种群稳定性和原奶品质的基础上,牧怡公司牧场的奶绵羊的年产奶量已经突破2000吨,在全球处于领先水平。预计2018年,牧场的奶绵羊存栏数可达到5万头,产奶规模可达20000吨。

  此外,依托示范牧场三年的实践,牧怡公司已经形成了规范化的奶绵羊饲养和牧场管理体系。党滨兰解释称,示范牧场包括技术领先的绵羊奶挤奶站、为奶绵羊提供更好庇护的羊棚、科学的种植喂养方式。该示范牧场的落成,证明这项管理技术已经成熟并能够快速准确地进行牧场复制,成为奶绵羊业的基础保障。
【本文自来地创网整理编辑】 文章标签:绵羊??党滨兰??新西兰??
本文标题:[致富经]上海党滨兰:我们在新西兰养绵羊
本文地址:http://www.582808.com/shipin/37098.html